哈哈哈哈哈嗝

这个人太懒了

[霸图/双花]吃兔子吗?

ooc ooc ooc
xjb乱写
写完了才发现大孙出场都没写到……先不打双花tag

张佳乐是被闷醒的。其实自从他改掉宛如英勇就义的睡姿后,他已经很久没有被自己的被子误伤过了。

唉……一定是自己又睡成英勇就义了,张佳乐在半梦半醒间自我检讨,并妄图分开难舍难分的眼皮。

经过五分钟的纠结和自我建设,张佳乐一掀被子,是该起床了。

不对……我掀……
……还是不对

这被子怎么那么重掀不开?!哇啊啊啊啊啊鬼压床啊救命!张佳乐一下子惊醒,惊恐地奋力挣扎着。

“张佳乐前辈,你已经迟到8分钟43秒了,如果再不起床的话,算旷训,旷训要加训三天,”张新杰正站在张佳乐房间门口,抬手扶了扶眼睛,“而且我没估算错的话,队长最迟五分钟后就到了。”

张佳乐被闷在被子里,张新杰的话被屏蔽得听不太清楚,但他还是凭借着队友爱推测出了声音来源是张新杰。

“新杰!!!救命!张新杰快救命啊!!!快点…………”

“张佳乐你又在作什么妖?幼稚!快起来训练!真的想加训吗?!”韩文清中气十足且充满威胁的声音打断了张佳乐的求救。

果真如张新杰所说,韩文清在五分钟内出现在了张佳乐房间门口。

韩文清的声音足够响亮浑厚,响亮得穿透了被子,张佳乐听得真真切切。张佳乐仿佛看到了老韩的怒气正在具象化,有一万个韩文清加起来那么可怕。

得,还是闷死在这吧。张佳乐像发条玩具般,突然停止挣扎,躺平等死。

林敬言一眨眼的功夫也到了张佳乐房间门口,看了看在门口站了有一会儿的韩文清和张新杰,腹诽道这是要f4凑一起打麻将吗,可是看霸图正副队这架势也不像打麻将,打张佳乐还差不多。

还是劝一劝他们吧,把张佳乐打死了,就三缺一了。林敬言如是想。

论交情,林敬言可能是霸图和张佳乐最亲近的了。林敬言自认对张佳乐还有点了解,他虽然看上去不大靠谱,可有关训练比赛的事,比谁都认真,不像是这种一声不吭旷训的人。

林敬言试探着敲了敲门,没人应。于是手扶上了门把手,“张佳乐,你不应声我可进来了。”说着就用备用钥匙开门。

三人推门而进的时候,只听到床上不停的发出气若游丝的嘀咕的声音,林敬言定睛一看,被子鼓起一个小团,心想这又是张佳乐耍的什么鬼花样,赶忙掀开被子。

一团,小小的,奶白色的,毛茸茸的,竖着俩长耳朵的,兔子…………

那团兔子还发出了念念叨叨的张佳乐的声音,什么“老林我知道还是你最有队友爱,知道来救我。不过你救了我也没用,我去意已决,反正就算没有闷死也会被老韩弄死,我还是打算自决以谢霸图。老林,谢谢你了,你是个好队友……”

正常人当然不会觉得这声音是这莫名其妙的兔子发出来的,林敬言是个正常人,所以一时有些茫然,愣在了当地,陷入沉思。

张新杰也是个正常人,所以他努力地找声音来源,甚至妄图蹲下身子查看床底,把陷入沉思的林敬言吓得猛然惊醒,赶紧拉住了张新杰。

韩文清更是个正常人,所以他在认真思考是不是平时自己给张佳乐的压力太大,过于严肃,才给张佳乐留下心理阴影,出此下策躲避自己,消极怠工。

于是韩文清用自己所能发出的,最温柔的声音,尽可能轻柔地发问:“张佳乐,出什么事了,你躲哪了?出来我们大家一起解决。”

空气停滞了3秒,张佳乐颤颤巍巍的声音打破了可怕的沉寂:“老韩,这是最后的温柔吗?你是想让大家一起解决了我吗?……老韩,其实我可以解释的,你能不能听一下我最后的申辩?我真的不是故意旷训的,是我被鬼压床了,是真的鬼压床!我怎么掀被子也掀不开!幸好你们来救我了……等一下,什么叫我躲哪了?我不就在这儿吗?不能因为我怕你,捂上眼睛不想看见你具象化的怒气,你就打击报复也装看不见我啊!”

床上的一坨白兔子又发出了张佳乐的声音。那只白兔,还用他白白肥肥的两只小短爪子,死命的捂在自己的兔眼睛上,姿势颇为滑稽。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张新杰,他脑海里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于是试探着开了口:“张佳乐,要不,你先把爪子……不,手,先把手放下来?”

只见白兔子颤抖了一下,迟疑的缓缓放下自己的爪子,嘴里还嘀咕道:“哎呦我可不敢看老韩,怕犯心脏病,得让我缓缓。”

张新杰心想得了吧,等你看见自己的样子再犯心脏病也不迟。

张佳乐一把手放下,只看见眼前白花花的一片,还毛茸茸的,顿时乐了:“谁养的兔子放我身上啦?诶不对,队内不是不准养宠物吗?哪个不长眼的敢忤逆我们老韩!还有……这兔子咋没头呢?”

张新杰实在看不下去了,抬手抄起放在桌上的镜子,摆在张佳乐面前,面无表情说道:“兔子头在这。”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惨绝人寰,目不忍视,耳不忍听。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