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哈嗝

这个人太懒了

[全员/欢乐]我索克萨尔今天就要削发明志

[全职]我索克萨尔今天就要削发明志
ooc ooc ooc
国家队背景,全员向无cp
xjb乱写,大概是黑遍……反正不太正经

众所周知,张佳乐留了一个小辫子。
但是没人知道他为什么留辫子。
俗话说得好,张佳乐心,海底针。

张佳乐对自己的小辫子有十二万分的执着,并对挑选洗发水护发素等产品有着一言难尽的执念。
人嘛,多少都有点爱好。

当黄少天第三次看到张佳乐和国家队唯二的女队员苏沐橙楚云秀凑成一团讨论哪个洗发水好用的时候,黄少天终于沉不住气了。

于是他快步走过去,一把将张佳乐拖出女孩子的包围圈,压低声音,仿佛电影中的特务接头一般暗搓搓地问道:“说,你借着保养头发的名头接近妹子,到底对谁有非分之想?!苏沐橙还是楚云秀?你现在坦白我可以饶你不死替你保守秘密,要是抵死不从我就要让你接受其他男同胞们的审判了!快说!说说说!”

张佳乐觉得黄少天很莫名其妙。
头发这种东西,怎么能不保养呢,怎么能不重视呢。他为什么不能尊重自己的爱好?!
真是莫名其妙。

于是他一边伸手推开黄少天,一边气鼓鼓的反问:“怎么了,我宝贝自己的头发不可以吗?”
黄少天狐疑:“真的?就只是为了头发?你为什么这么在意你那个娘唧唧的小辫子?”
娘唧唧?!!张佳乐生气了,张佳乐很生气,张佳乐非常生气。

生气了的河豚张佳乐打算报复黄少天。
张佳乐带着深不可测的笑容循循善诱:“你难道不知道发型的重要性吗?!你说说看,假如我和叶修周泽楷喻文州王杰希……他们被淹没在人群里,你会最先认出谁?”
“你这个假如也太假了!凭什么只有你们被人群淹没!我难道是透明的吗?!我粉丝很多的好不好!……虽然我身为蓝雨人应该最先认出队长,不过你那个头发不被认出来都难,还是你吧。”

张佳乐觉得黄少天抓重点的能力真是一言难尽,但是忍住,不能和傻逼置气。于是继续循循善诱:“对嘛,所以我接到的广告比你们队长多嘛。小辫子多有个性!多有辨识度!多帅气!你再看看那个周泽楷,人家接到的广告是最多的吧,人家不仅长得帅,他的牛郎头还特别有个性!

牛……郎……头……
路过的周泽楷觉得自己很委屈。
“怎么办?我是不是哪里惹到张佳乐前辈了?我的头发真的很奇怪吗?我都说不要做这种发型了,要不要换个发型?哪个发型正常一点?粉丝会不会不喜欢?…………”
周泽楷的内心有千言,有万语。但他依旧什么也没说,默默的离开了。

他只是一只很帅,很帅,很帅的企鹅而已。请对这只帅企鹅好一点。

这边,张佳乐的长篇大论终于结束了,并作出一个最终结论:“黄少天,综上所述,为了提高你们队长的人气,应该让你们队长给索克萨尔换个更个性的发型!不过不要跟我的百花缭乱一样,换个更酷点的!”

黄少天不知道这到底和索克萨尔有什么关系。
就像张佳乐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明明是想报复黄少天的,最终却把索克萨尔绕进去了。
算了,反正都是蓝雨的,也算是给自己报仇了,而且索克萨尔只是账号卡而已,蓝雨也没有很亏嘛!

如果上天可以给索克萨尔一个机会,让他拥有三秒钟的生命,他一定宁愿倾尽自己的生命,也要向张佳乐深情诉说三个字,没错,就是那三个字————mmp!

反正最终黄少天还是被成功忽悠了,可能是被比自己话更多的张佳乐吓得失去了思考能力——毕竟黄少天从未想过自己会在这方面败下阵来。
再说了,反正被搞的是索克萨尔,又不是自己!索克萨尔只是账号卡而已嘛。

好的,恳请上天再给索克萨尔三秒钟,让他将那三个字再对黄少天深情诉说一遍。

好不容易从张佳乐那里逃离的黄少天迎面就遇上了喻文州。
天要我亡,我不得不亡啊!黄少天如是想。
黄少天不想辜负张佳乐的一片苦心,于是下定决心勇敢面对自己惨淡的人生。
“队长队长,你有想过给索克萨尔换个发型吗?换个更酷炫点的发型更能彰显个性,可以帮助提高人气!”
“怎么了少天?我觉得索克萨尔现在就挺好的。不过还是可以参考一下的,你想要它换什么发型?”

黄少天冥思苦想了三秒钟——张佳乐怎么说的来着?哦,不能像百花缭乱那样扎单马尾,要换个更个性的!那————“双马尾怎么样?!”

……黄少天后悔了,黄少天真的后悔了。他发誓他真的只是一时失了智。苍天可鉴,他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人都有一时冲动的时候啊!

喻文州已经沉默了三分钟十九秒。黄少天很平静,他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感谢张佳乐帮助自己发掘了自己张新杰的一面。

“少天,我相信这不是你的本意。所以——这是谁怂恿你说的?”喻文州说话了,喻文州终于说话了!在第四分钟零八秒的时候!

虽然黄少天很想吐槽一般人的思维难道不是“我相信这不是你的本意。所以——你只是口误吧?”
队长你的内心怎么那么阴暗,怎么充满着阴谋论?!
但是——

“张佳乐!是张佳乐!”黄少天生怕喻文州听不清楚,不仅加重了语气,还重复了两遍。

“好的,我知道了。”喻文州很冷静,非常冷静。


反正张佳乐搞不懂,为什么第二天训练的时候周泽楷要用饱含着迷茫与委屈的眼神时不时瞥自己一眼,搞得他冷汗都快下来了。

还有那个黄少天,干嘛要同情又内疚的看我?!我很可怜吗?!他是不是干了什么亏心事?对了,今天中午我那个鸡腿说不定就是他偷吃的!

……喻文州,你他妈跟我有仇吗?你朝我开了第几次死亡之手了你自己说说!不就让你给账号卡换个发型吗?不换就不换,干嘛脾气那么大!喻文州根本就不懂艺术!我的爱好你们这些人是不会懂的!


张佳乐,好像非但没有报仇成功,反而越来越像河豚了呢。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