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哈嗝

这个人太懒了

[全职/双花]如何委婉的秀恩爱

ooc
瞎鸡巴乱写,小学生文笔
不知道tag该怎么打,老林戏份挺多的我就把老林的单人tag打上了,如有不妥请指出
有一句话林方
越到后面越放飞自我……

张佳乐真情实感的觉得林敬言是个可靠老实且平易近人的老好人,林敬言也觉得比起霸图的正副队长,张佳乐显然更加和蔼可亲,是个不可多得的好队友兼好室友,就是看上去有些gay。

林敬言知道大清已经亡了,而且亡了很久了,但是依旧无法欣赏张佳乐的长发,并且控制不住的觉得,男人留长发,不是搞艺术的,就是gay。
而林敬言和张佳乐相处了那么多时间,不得不说张佳乐的确是有些忧郁气质的,不过也仅此而已,要说艺术,真的够不上。

同为第二赛季出道,林敬言和百花的繁花血景这对组合可以说是私交不错,他一开始以为孙哲平是个难相处的人,后来发现并不是。因为不管什么人,站在张佳乐旁边,看上去也不那么难相处了。当然,除了韩文清。
而且孙哲平个性也并不十分严肃,反倒说得上是豪放了,只要不过于拘谨,意外的挺容易和他混熟。张佳乐和拘谨没有太大关联,这可能是他和孙哲平混得那么熟的原因之一。

那时候林敬言并没有想太多,后来到了霸图,他和张佳乐朝夕相处,越发觉得张佳乐很gay,他就控制不住的想到了孙哲平,越想越觉得,孙哲平也有些gay。这可是个重大发现!林敬言大大情不自禁在内心为自己鼓掌。
他们两个以前说不定是一对?为什么说是以前呢,是因为,张佳乐在霸图那叫一个遵纪守法一心向荣耀,完全不像有对象的样子。

林敬言想起了后来的孙哲平退役,张佳乐的众叛亲离,觉得他们真是不容易。
所以他从来不在张佳乐面前提起孙哲平,毕竟张佳乐对着百花牌蜂蜜都能触景生情与蜂蜜深情对望,万一他一说,张佳乐闻言一生情,和自己深情对望起来就不太好了。不能在队内传播gay的氛围啊,林敬言想。

不过林敬言不提起,不代表张佳乐不会主动提起。
林敬言永远不会忘了那一天,那个上午。那本来应该是一个岁月静好的上午,可张佳乐的手机在前一天晚上被张新杰收走了,上午训练间隙的休息时间也不长,去拿手机肯定还要被教育一顿,自己就别想休息了。

没有手机的张佳乐研究了一下周围的人,最终把目光锁定在了林敬言身上。林敬言深知自己是逃不过了,于是深吸一口气,然后放下手机,带着些无奈与警惕看向张佳乐:“……张佳乐,你想干嘛?”
“我们来聊天吧,促进队友感情”
“……好”
“那我聊了啊”
“……你聊”
“已经二月份了”
“……是”
“快情人节了”
“……对”
“我的生日和情人节挨得很近你知道吧,就差了十天”
“不知道……不过现在知道了”
“然后吧,孙哲平说,反正就差了十天,那就给我过生日,不过情人节了,这我岂不是很吃亏?!”

“……???!!!”
林敬言实在是不知道作何反应,是该为自己准确无比的直觉感到高兴?还是该为没有猜到他们现在也还在一起感到一丝遗憾?

“张佳乐前辈你刚刚说了什么?能不能再说一次?”刚推门进训练室的张新杰只来得及听见张佳乐说“孙哲平”“情人节”什么的,他觉得作为一个负责任的霸图副队长,有必要稍微关心一下队员的情感状况。

张佳乐被突然出现的张新杰以及他严肃的口气和探究的神情吓得不轻:“张新杰,霸图谈恋爱要申请组织批准的?!我不知道啊!我……我现在申请来得及吗?”

这话我没法接,张新杰想。于是只能当无事发生过。

看见张新杰不搭理他,张佳乐只好再次转向林敬言:“老林,你觉得生日和情人节过哪个好?我告诉你,以前孙哲平过生日我给他精心准备,我过生日他就带我出去吃一顿,就没了,特别可气。真的,老林我跟你讲,谈对象不能要没有浪漫细胞的,就要我这种,认识一百种花还会放烟花的。”

……林敬言真情实感的觉得,他宁愿100个黄少天在他耳边咕咕day,也不想听张佳乐继续瞎鸡巴乱扯。

后来林敬言很诚恳的问张佳乐“你以前怎么不说你和孙哲平在一起?”
张佳乐也很真情实感,“你也没问啊,我主动提起难道不会有秀恩爱的嫌疑吗?”
“那后来又怎么主动提起了呢,还一开口就情人节……这已经不是嫌疑了,这就是在秀”
“因为我觉得你好像很嫌弃跟我聊天,我就想说个劲爆的,好提起你的兴趣”
……谢谢你啊,谢谢。辛苦你了。

林敬言:坚强的自己,不需要方锐抱抱。

评论(15)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