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哈嗝

这个人太懒了

【全职/双花】与你同行(01)

双花
长篇
末日丧尸paro

“这是哪里?”孙哲平睁开眼睛,眼前的天花板有些老旧了,白里泛着黄。

“老兄,你架着飞机牛逼哄哄降落在这鬼地方,你居然问我这是哪……难不成你是迫降的?”一道清脆的声音,轻快又小心翼翼。

孙哲平条件反射般挺身坐起,侧过头,眯着眼睛努力看清声音的来源,一个扎着小辫子的年轻男性,看上去还有些战斗力。孙哲平几乎已经习惯用战斗力审视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多亏了这个荒诞得有些不真实的世界和外面不计其数的丧尸。

没错,丧尸ーー至少电影里是这么称呼这种丑陋又危险的生物的。孙哲平以前倒是很喜欢看一些丧尸元素的电影,但当大街上充满了这些鬼东西的时候,他就发誓再也不看丧尸片了,身边的就够他受的了。

“不完全是迫降。我的飞机燃料不能支撑到原先的目的地了,这地方是看上去唯一没有丧尸并适合降落的,”孙哲平带着一丝警惕和眼前的小辫子认真解释,“我回答完了,该你回答了ーー这是哪?你是谁?”

“那你还真是命大,”小辫子略微犹豫了一会儿,随即伸出右手,“我叫张佳乐。至于这地方,应该是监狱,至少外面那些东西暂时进不来。”

“孙哲平,”孙哲平伸出右手,握住了小辫子伸出的手。

“我是在监狱的室外空地上发现你的,既然这地方适合降落你怎么还会晕过去?”

“是个意外,降落的时候飞机出了点问题。”

“哦……你真是命大,”叫作张佳乐的小辫子喃喃的第二次发出这句感叹,脸上似乎带着些忧郁。

孙哲平觉得这个小辫子看上去有点意思。于是又仔细瞧了瞧他,面孔稚嫩,看上去像是高中生。一个学生被困在监狱那么久,怪可怜的。“同学,你没事吧?这里就你一个人吗?”孙哲平用自认最具亲和力的表情和声音询问眼前的高中生。

“同学?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是想说我看上去像学生?哈哈哈哈哈我都大学毕业五六年了,”张佳乐似乎有些得意的样子,但又一秒恢复严肃忧郁的模样,追问着孙哲平:“咳,别岔开话题。你是做什么的?要干嘛?”

“我是特种兵,至少之前是。要逃命。”

张佳乐看着眼前这个说话轻描淡写,表情拽得二五八万的大个子,忍不住轻笑出声。

“别笑了,该你回答我了吧。这里就你一个人吗?”

“没错,就我一个人。不过就算只有我一个人你也别想打什么歪主意,你的武器可都在我手里。”说着,张佳乐扬了扬手里两把不同种类的枪,又朝身边桌上放着的形形色色不同武器努了努嘴。

“你会用吗?”语气中明显带着调笑。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张佳乐气极。

孙哲平觉着这个扎着小辫子的张佳乐可真好玩,掉在这鬼地方好像也没有那么不走运。“哈哈哈哈哈哈,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你的。不过你也没看上去那么懵,还知道把我的武器拿走。”

“我靠,你当我弱智呢?!我不仅拿走了你武器,我还看光了你全身,看你有没有被咬!”张佳乐昂起头,颇有些得意。

“是吗?那你可真聪明。”

孙哲平觉得他真是太幸运了,降落在这个地方是他这几个月来做过的最正确的选择。自骚乱爆发以来的这几个月,自己见到的只有无数的死人,和为数不多的死气沉沉的活人。这个扎着小辫子的稚嫩年轻人,是唯一一个充满着生机的活人。在这绝望的境地,一个这样的人也许比充足的武器装备更可贵。

“小辫子,有吃的吗?我饿了,让珍贵的战斗力饿着是暴殄天物啊。”

“什么小辫子!我叫张佳乐。就你这记忆力还珍贵的战斗力呢?”

孙哲平又快忍不住笑,这一天想笑的次数比过去一个月还多。“那张佳乐同学,可以把武器还给我了吗?我好保护你这个平民。”

“嘁,说得好听。你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保护我?别忘了是我救的你。拿回武器可以,不过得给我一把枪,就当我救你一命的感谢费了。”

“我只是晕过去了,你只是把我从外面拉来这里吧,其他什么都没做。”孙哲平倒是颇为认真的反驳,故作正色“哦,不是,你还搜刮了我的武器顺便看了我全身,看出什么了吗?”

“……大哥,看不出您还挺幽默的。”

“哈哈哈哈哈”

孙哲平抬头,看着从坚固冰冷的窗户中洒下的珍贵的日光,忍不住扬了扬嘴角。他看了看正低头研究刚刚从自己这敲诈来的手枪的张佳乐,和这个人一起的话,逃命说不定也没有那么狼狈和死气沉沉了。

tbc

评论(6)

热度(26)